2008-07-03

舜是蒙古人

如果讀者從第一篇文章開始看,心中可能會有個疑問。本部落格的標題是舜是蒙古人,怎麼寫了6篇文章,還沒切入主題。這是因為我故意先賣個關子,我這就說明,為什麼舜是蒙古人(指的是語言,不是血統)。

關於舜的傳說(是傳說,因為到目前為止,無法證實舜的確存在過)非常多。這些傳說其實只有少數是核心,其他都是加油添醋的,不過很難確定哪些是傳說中最基本的架構。不妨先從舜的名字說起,史記對於舜的名字及家世記載如下
虞舜者,名曰重華。重華父曰瞽叟,瞽叟父曰橋牛,橋牛父曰句望,句望父曰敬康,敬康父曰窮蟬,窮蟬父曰帝顓頊,顓頊父曰昌意:以至舜七世矣...
舜父瞽叟盲,而舜母死,瞽叟更娶妻而生象,象傲...
1. 重華:首先舜的名字叫重華,可是重華這名字究竟是什麼意思,誰也說不清楚。有人說是舜有重瞳子,所以叫重華。不過這是穿鑿附會的說法,沒什麼根據。因為重瞳子到底是怎麼一回事,誰也說不上來。尚書緯,帝命驗說「姚氏縱華感樞。」鄭玄注︰「舜母感樞星之精而生舜,重華。」縱華即是從華,古文從和縱常不分。縱和重在切韻都屬於鍾韵字,縱-子用切,重-柱用切(去聲)。可見縱(從)華即重華沒問題。又詩緯‧含神霧說「握登感大虹,意感而生舜於姚壚。」,虹的英文是rainbow,在StarLing輸入rainbow,在蒙古語找到一個很像舜重華的詞*soloŋga。舜即前面的*sol,牙齦音s-變成顎音š(舜-書潤切)(以後會說明為何牙齦音變成顎音),-l變成-n,去聲是因為降調,重音在第一音節。另外樞不是樞星,應該是*so,即第一音節*šo或*čho(樞-昌朱切,上古漢語s-和ch-,š-和čh-有混雜的現象),所以感樞星是瞎說。*-loŋ-即重*-doŋ-或從*-zoŋ-(因為蒙古語沒有流音開頭的詞,所以只好變音),*-ga即華-請注意不論重華,還是從華,甚至是樞,都是平聲字,這點很重要,以後會說明。所以舜的名字不是重華,舜重華或樞重華整個才是他的名字,意思是虹。鄭玄注中舜和重華之間不該用讀(逗)點,古文沒有讀點,導致後人常常亂讀點,以後我們會逐漸習慣這種,該讀的不讀,不該讀的卻亂讀的情形。
2. 瞽叟:再說舜父名叫瞽叟,是個瞎子,瞎子的英文是blind,在StarLing輸入blind,在蒙古語找到一個很像瞽叟的詞*sokar。瞽即後面的*-kar,叟即前面的*so-。本來應該稱叟瞽,但是因為重音在後,叟瞽脫落前面的叟變成瞽,意思還是瞎子。所以搞不清楚前面的叟是啥意思,只好把叟當老頭子,就顛倒成瞽叟。我本來以為這樣的解釋天衣無縫,但是仔細檢查舜的家譜,卻發現一個更好的解釋。請注意,舜的五世祖的名字的第一個字的開頭,瞽k-,橋g-,句k-,敬k-,窮g-,全部都是軟顎塞音。(如果讀者的方言中有些字已經顎化,那麼可能會不相信。但是南方的不少方言不顎化,這些字確實都是軟顎塞音開頭。在這裡我不多做解釋,請讀者自行研究。)因此,叟瞽變成瞽叟,應該是背家譜背錯了的關係。果真如此,似乎更說明了這家譜的可靠性。所以舜父的名字不是瞽叟,後人只記得他是個瞎子,所以瞽叟這個蒙古詞彙流傳下來。
3. 握登:又說舜母名叫握登,早死,死的英文是die,在StarLing輸入die,找不到什麼同源詞。但是忽然想到,漢語通常用老代替死,這是避諱。譬如,現在的墓碑通常刻上顯考顯妣什麼的,考原本是指老男人,妣原本是指老女人。因此握登可能是指老的意思,老的英文是old,在StarLing輸入old,在蒙古語找到一個很像握登的詞*öte-。其中第二義old man(老男人,應該也可以指老女人)的蒙文作ötegü,ö即握(握是入聲*ok,這是因為ötegü變成öt-tegü,因為沒öt對應的字,只好寫成接近的握),tegü即登(登是-ŋ結尾,-g對-ŋ是很正常的對應,以後會找更多的例子)。所以舜母的名字不是握登,後人只記得他早死,所以握登這個蒙古詞彙流傳下來。
4. :最後說舜的繼弟(他是後母所生,所以是繼弟沒錯)名叫象,弟的英文是brother,在StarLing輸入brother,在蒙古語找到一個意思為繼兄弟的同源詞*öɣele,其中蒙文作ögelen。至於漢語象在StarLing的擬音是*lhaŋʔ,已經和ögelen相似了,如果對應到藏緬語,藏文的象作glaŋ,那就更相似了(其實我懷疑古漢語很早就沒有複輔音了,所以gl-開頭應該不存在,理由後述)。可能還是有人懷疑象是真的名字,不是親屬稱謂,因為這樣的名字並不特別。在這裡提出一個證據,古文尚書.堯典(雖然有人說古文尚書是偽書,可是我認為這是瞎說,理由後述)說「瞽子,父頑,母囂,像傲」,其中像對應於父母,因此像應該是親屬稱謂沒錯。然而按照史記,似乎司馬遷已經認為象是名字,因為史記又說「舜父瞽叟頑,母嚚,弟象傲」。如果我的理論正確,這更增加古文尚書的可靠度,因為只有它說象是稱謂。所以舜弟的名字不是象,後人只記得他是繼弟,所以象這個蒙古詞彙流傳下來。

結論:至此,我們得到結論,舜及他的至親,父,母及繼弟都是蒙古語的名字或稱謂,因此舜應該主要操蒙古語系,是個蒙古人。這個結論非常的驚人,因為一般語言學家都以為漢語是漢藏語系的一支。可是上古對於舜的傳說卻使用蒙古詞彙,這顯示漢語有蒙古語的成分,而且還不少。之前的幾篇文章有蒙古語的同源詞,這只是一個開始,以後會有更多例子。另外,目前為止,我們對於上古的人名,地名等專有名詞,通常都沒有深究其意義,這跟現在的人大概都知道自己名字的意義的情況完全不同。例如,史記說皇帝姓公孫名軒轅,可是公孫及軒轅究竟是什麼意義,誰也說不上來。然而本篇指出,舜重華是彩虹的意思,瞽叟是瞎子的意思等,這是一個非常驚人的突破。此外,這些名字往往還是多音節的,例如伏羲,女媧,顓頊,神農,阪泉,涿鹿等等,跟一般認為漢語是單音節的印象大異其趣。很多人都以字面來解釋,例如重華就是重瞳子,上面已經駁斥為瞎說。上古的專有名詞往往記音不記義,而且多有異文(例如重華又作縱華),只保留語音,不保留意義,意義往往必須從故事中了解。例如舜傳說感虹而生,因此由虹這意義下手,找出舜及至親的名字的意義,以後會找更多的名字的意義。這顯示以前的方法,用文字來找意義,不從語音來找意義,是方法上的根本錯誤。

討論:這篇文章我給五顆星。可能有讀者會認為,五顆星給太多了。但是如果考慮這是一個開始-確定漢語有一支蒙古語的成分-那五顆星就沒什麼了。本篇可能是本部落格最重要的文章,我是因為確定舜是蒙古人,才開始認真的研究古漢語的來源。經過不斷的思考,心中逐漸有一些理論(後述)。這些理論一但被接受,將會對漢語研究有革命性的改變。如果這些改變成真,本篇論文的重要性就不言可喻。再來討論上述同源詞的可靠性,一是本身這些故事不是很可靠,那又怎麼說舜重華就是虹的意思。上述文章也提到,白帝朱宣感虹而生,那怎麼不也查查朱宣是不是虹的意思。我的回答是,我查過了,但得不到什麼結果,而且並不是舜重華是虹的意思,就說舜是蒙古人,還有他的至親的名字也可以解釋,我才敢這麼說。此外就算這一切是巧合罷了(機會不大,但仍然有),由此查到很多漢語詞彙的同源詞,那麼就算本篇的結論錯誤,但是也有它的價值了(其實以後會找到更多無法用傳統方式解釋的名詞,請拭目以待,下兩篇就有)。另外,瞽叟的叟有另外的可能來源,南亞語的*cVt,意思也是瞎子。對應完全沒問題,所以瞽叟可能是同義詞,叟又作瞍。但是即便如此,這種可能性還是不高,因為瞽就瞽,幹嘛說瞽叟。當然,瞽叟可能是通古斯語的*šoKa-,意思是獨眼龍。這也解釋的通,只是沒蒙古語的意思是盲那麼好罷了。所以五顆星確實值得給。

2 則留言:

禾西 提到...

如果說舜是蒙古語,那麼必須證明舜以上七代的名字「瞽叟」、「橋牛」、「句望」、「敬康」、「窮蟬」「顓頊」、「昌意」乃至「軒轅」、「少典」都是蒙古語才行。

而從史記看來,「舜」似乎應該是一個帝號,如「堯」、「嚳」等一樣。重華才是他的本名。

劉志宏 提到...

你說的非常有道理,當然我說的可能是瞎猜。但是這些名字都沒有多大的意義,絲乎只是記音而已,不是嗎!我的目的是要人們研究這些詞彙到底是什麼意思,而不是把它當作是代號而已。有些詞會似乎是蒙古語源,這以後會說,不過大致都很難猜出來。